我在人间的22年第3节

    小时候好玩的事情太多,真心想把它记成一本书,有时候还记不起来,得慢慢的回忆,慢慢的写,才能触发这些回忆。
     我的小学是在我们村子里面读的,这个村子坐落在蓝天白云之下,四面环山。那天风和日丽,天上的鸟儿成群结队。学校后面小山上的昆虫也在嘎吱嘎吱的叫。而我和同学们坐在教室里面朗朗上口的读着语文课本,突然教室的门响了,我和同学们都好奇的看过去,同时老师也过去开了门,原来是母亲,母亲啥也没说,跑了过来拉着我走出了教室的门,对我说,我奶奶刚才生病了。然后塞了一把钥匙给我,就扬长而去。当时我心里也没想啥,转身回到教室继续上课,小孩子嘛,想的没有那么多。我记得当时是星期五。下午的课上完就可以回到家里面休息两天了,我家离小学也不远,就在小学旁边,走两分钟就到,到家以后我打开了电视,看了一小会儿,母亲回来说我奶奶很严重,要进城,叫我收拾东西,然后我就跟着幺叔还有母亲父亲一起送奶奶去城里面,当时姐姐还在读书,没有在家。到了城里面,以后的事我已经忘得开一干二净了,什么都不记得。只记得回家的时候,母亲父亲一脸的不高兴,满是忧愁,回到家后奶奶神志不清,因为奶奶属于那种农村人,老思想比较疼爱儿子,我家幺叔家也没生儿子,我是他唯一的孙子,所以他们一直叫我在奶奶的旁边叫唤奶奶,看奶奶能不能有反应。后来我了解到奶奶的病已经恶化了,不能再治了。只能在家养着,奶奶是在幺叔家,而我幺娘和我幺叔在很早以前离婚了,当时我幺娘也来了,过了一天,突然么叔打电话过来,说奶奶已经离开人世了。父亲听到这个消息所做的,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他非常快速的把所有的门关上,拉着我去了幺叔家,我朦朦胧胧的记得烧了一些纸,而我在奶奶的前面跪着。当时我只是感觉好像失去了什么,因为比较小,后来听妈妈说奶奶生病的经过是当时农村的人擦秧子需要我帮你家,你帮我家,奶奶正帮别人插秧子的时候突然晕倒了。这件过了10多天,我好像就没有什么思念了,难道我很无情吗。而爷爷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,只是听妈妈说爷爷是一位教书先生,但爷爷生不逢时,在那个年代并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。爷爷身体不好,所以很早就去世了。当时条件并不好,听妈妈说他们结婚的时候还一大家子挤在一间房间,虽然有两间房间,但是有一间是牛棚,有时候还要到牛棚里面去睡,这样的苛刻条件肯定爷爷生前也没有拍过什么照片,我也不知道爷爷是个什么样子。
     其实奶奶给我的记忆还是有很多的,我以前买过一辆单车,但是坏了,给家里要,家里面说没有叫我去奶奶那里要,因为我奶奶那里好像有一辆自行车,我奶奶最疼爱的两个人是我幺叔和我,听母亲说,当年奶奶对我家很苛刻,母亲也说了很多成年旧事给我听,但是不提也罢,虽然如此,但是逢年过节,母亲还是让我去幺叔家叫奶奶过来吃顿团圆饭。先说我去奶奶家要了自行车,就骑着自行车带着奶奶回我家吃饭,但是我这么小的人,怎么能带得动一个大人。我记得当时就把奶奶的两颗牙给磕掉了,但奶奶起来还是一脸笑意的对着我。平常我去奶奶家玩的时候,奶奶也会叫幺叔家的女儿,也就是我的妹妹,做饭给我吃。小时虽然他们家家族有很多的人,但是总感觉和他们很陌生,幺叔家的女儿,我的妹妹也是我小时的玩伴,可惜慢慢的长大,慢慢的疏远。说到去幺叔家不得不提的一件事,以前农村大多数都在做农活,大人们在田里面山里面做农活,而我和妹妹就在家里面玩耍,有天玩着玩着,我突然把头放到窗子的保险杠里面,农村的窗子都是那种保险杠一根一根的,我的头放进去了,就拿不出来了,我当时哭啊,叫啊,喊天喊地。终于有个人从这个窗子下面经过,发现了我去叫来父亲,后来父亲试了一下,好像不能拿出来,于是乎父亲就把那个保险杠给锯了,我才得以生还。现在农村很少有人种稻田了,以前的时候种稻田的工序非常的复杂,比如说秧子插下去之前先经过培育的,用薄膜给他搭一个小房子,等他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再把他搬到稻田里面,搬到稻田里面之前,需要把农村肥丢到稻田里,再用牛耕把泥土翻一下。有时候泥土翻过来会有那个吃的,叫什么我也搞忘了。放水的时候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候,那时候放水需要去龙滩里面抽水,很大一个管子,抽水之前需要用一盆水灌进那个管子里面,再开电水才能上来,而我和妹妹无聊,总是沿着那条抽水的小沟游来游去。光着脚丫踩在小水沟里面玩。
我在人间的22年第3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