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人间的22年,第2节,会更新或者修改的

     关于小时候我们喜欢放炮竹,我们小时候比较调皮,5角钱一盒的那种炮竹已经不能满足我们,我们需要一块钱一根的雷王,很大的那种炮竹差不多有现在的三个打火机这么大,有一天我就叫上一个发小,过来介绍我一下,我的两个发小吧,一个比较憨厚老实,看起来是那种经常被别人欺负的那种,我比他大,所以直到现在我都把他当弟弟看。哎呀,其实也没有什么,都是兄弟,他叫小磊,皮肤很白很爱笑,身材很瘦,帅帅的,做事有一点那种幼稚好笑,另一个在我们三个中比较有主见,虽然我比他两个大,但是在我们三个中,他小时候处于领导地位,皮肤没有小磊这么白,但是看起来比较健康,他也比较瘦,个子是我们三个中最高的,典型的那种大长腿欧巴,其实小时候我个子是最高的,但是后来他们都长高,他叫桂圆。那天我叫小磊,和我去田里面放雷王,当时比较调皮了嘛,就丢了一个在桂圆家的外墙角,刚好桂圆家的爷爷睡在墙角,吓到他爷爷了,他爷爷年龄也比较大了,就提着一把刀冲着出来,吓我一跳。桂圆和他哥赶紧拉着他,说你干什么,快回来,后来桂圆的哥哥问我是不是我做的,说我两句,叫我以后不要这么做。除了这一次,还有就是放炮竹去炸鱼。除了炸鱼还有炸厕所,我就跑到小学的厕所里面去,以前的厕所不像现在的厕所似的都是封闭的,以前的厕所都是那种排沟,能够看见排泄物,然后我就丢了很多个炮竹进去,当我在回到这个梦幻的地方的时候,我看到的是满墙都是排泄物,我赶紧跑了因为我怕被发现是我弄的。除了这一种,我们玩的还有一种火花枪。就是一种枪,放火花进去它会一打他就会有响声,小时候聪明就利用这种原理把它放在路上,用两个石头架着,如果有人走过的话,踩在上面就会砰的一声,跟播放地雷似的。为了吓唬人。当时我弄好以后我试一试,然后砰的一声,然后又接着砰的很多声,炸得我大腿好疼,为什么呢?因为我埋在地下的那个爆炸的时候他爆炸到我的裤兜里面了,我裤兜里面有很多的火花,然后就有了这个悲催的故事。前面提到炸鱼,我们炸鱼一般是炸不到的,但是我们钓鱼还是有可能的,一天我就带着鱼竿独自一人去钓鱼,我钓了差不多两个小时,一条鱼都没有钓到,当时我就不开心了,就想不开了,我就回家带了两瓶敌敌畏去放到里面。后来里面的鱼都飘了起来,看着那水面都是白花花的肚皮,我记得很清楚,有个老人从那里路过说哎呀,造孽啦造孽啦。我们这里的鱼还是比较多的,听老人讲,以前修县城的时候是要修到我们这里的,但是那些检测人员到我们这里以后,发现我们这里地下河很多,有99个,就把县城修到了如今的黔西县,我们这里有很多那种龙潭,我还有一个小伙伴,他叫做小佳,大家都亲切的叫他家麻雀,有天我和他就带着渔网去捞鱼,我记得他奶奶过来就直接把那个渔网扳断,丢到了龙潭里面,因为我们这里的龙潭都是连接地下河的,很深,他奶奶很生气。我们这么小跑到这里玩很危险。但是他有没有考虑过啊,那个渔网是我的。他就这样无情的丢了进去。
       小时候母亲非常的疼爱我,我和他到县城里面去,他给我买了一辆单车,我那个高兴呀,一直笑着到家,当然那时候不会骑,所以就要学,我记得我和我姐学,他说他在后面扶着单车将我在前面骑,然后他推了一把就把手放开吓我一跳,我当时有点懵,我就赶紧跳车,但是就这样我慢慢学会了,我还记得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我们上手工课,每个人的文具盒里面都会有一把那种小刀吧,削铅笔用的,我坐在第1排,我就削铅笔,然后当时没注意就一下子削到我的手,当时都快看见骨头了,吓我一跳,但是当时不疼,我看他慢慢的冒血,然后开始慢慢的疼了,当时我哭着回家了,直到现在这个伤口还在,在这个地方,我们姓潘的是一个家族,但是并不像电视里面的那种家族很团结很怎么样的,反正大家都是一个姓,还有字辈,都是一个老祖宗,和我读一般的就有两个,我们潘家家族的兄弟,他俩比较亲,就爱欺负我,但是玩我们经常在一起,有一年我们学校来了一个新的女老师,可能是下乡的那种,没有住处,学校4楼有一间空教室就安排给了她,那时候应该是四年级吧,我们那一个班的几个找不到事做,就把门打开,悄悄的进去,发现那个老师的床上有很多的个人私密物品,我们就提起来研究了一下,看了一下,然后我们家住的有一个就拿那个脸盆套上一个袋子开始了解手,然后提起来一甩一甩的甩到学校后面的山上。我说赶紧走了,把你们这么弄怕得很。然后一直到五年级。学校开始了营养午餐,那时候刚刚开始没有什么严格的规定,经常拿着营养午餐到山上吃,但是吃不完要被老师讲的,所以我们都会悄悄的倒掉,当时他们爱欺负我就放在我的餐盘里面,我当时就懵了,我找不到到的地方,当时我的目光聚集在学校旁边一户人家在外面的厕所,我就跑进去倒掉,但是农村的那种厕所都是挖一个坑然后搭上两个板子,当时是热天,然后刚吃完饭,看到那些区看到那些臭气熏天,我当时就想吐,有了这次经历,所以我不敢,只是那种厕所想到我头脑里面都有画面,当然在学校里面好玩的还不止这一种,学校旁边有一家兽医,他家在旁边搭了一个棚,是用来检查牛的,我们经常跑去看,其实还挺恶心的,他把牛固定在那个棚里面,然后袖子一卷到这个手臂上,手上什么也没带,拉着牛尾巴一下子就直入流的正中间里面,然后拉出来一大坨排泄物,然后仔细看。当时经常去看,现在想起来真的画面不忍直视。接下来我要说的肯定很多人在小时候都干过,就是打马蜂窝,农村的孩子都比较调皮嘛,当时学校旁边有棵树上有一个很大的马蜂窝,然后一下课大家都结对成群的去打马蜂,那是我的一个同学,很不幸他中了马蜂窝一枪,正中他的脑门,然后虽然很痛苦,但是还是坚持回去上课,上课上着突然他的脑门开始变大,眼睛变成一条线,怎么形容呢?你知道南极仙翁吗,脑门非常大的那种,像南极仙翁一样,现在想起来我都想笑,但现在他也是我的一个好兄弟。主要打毛峰和我们小时候日常的玩耍的,还有就是推铁环,用一个钩子钩着一个铁环推,那时候太喜欢了,去上学都要推着去,当然现在没有见到过了,还有就是那种三个轮子的小板车,先前我都说我们这里开始出现了很多新鲜的食物,开始出现了超市,有一天有个街上的小伙伴在超市里面买了,一个滑板车。他在街上玩耍,就引起了一波玩滑板车的潮流,然后我们街上的这些差不多都买来玩。两个轮着的那种滑板车,人站在上面一扭一扭的,为了学这个不知道摔了多少回,站在上面摔下来是很疼的。大家玩过用纸折的那种枪没有,有一天我们语文老师就叫我到办公室去,他问我的作业本人,我说我给你看,我就拿出一把枪,我说变成这个了,当时校长在旁边说,唉,你这个还可以,你叫你们老师弄一个嘛,他当时还讽刺我。除了用纸做枪,还有用纸做纸板。就是在地上像弹弹珠一样弹纸板。也是一种娱乐。
我在人间的22年,第2节,会更新或者修改的